断崖式下跌,我国今年将探索建立目标价格制度

作者: 惠民政策  发布:2019-05-25

市场十分关注的下一步玉米临储收购是否会退出,目前仍在研究中;托市收购改革面临两难选择,2014年棉花、大豆的目标价格试点执行效果不够理想,这也使政府对于是否继续推进难以决断

每年7、8月份,本是新玉米还未上市,旧玉米价格微涨的时段,然而,今年同期全国各地玉米价格不涨反降。进入8月,华北地区的玉米价格甚至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有些贸易商不惜抛售玉米。

强化农业支持保护政策。提高小麦、稻谷最低收购价格,继续执行玉米、油菜籽、食糖临时收储政策。探索建立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市场价格过低时对生产者进行补贴,过高时对低收入消费者进行补贴。

托市收购难以为继已基本是共识,但怎么改革,用什么政策替代,政策届、学界仍没有一致意见。“目前仍然是疑虑重重,决策层举棋不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程国强日前在“2015年中国农村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

除却高库存、低需求,以及进口玉米和替代品带来的冲击等因素之外,玉米价格下跌投射的是市场对众说纷纭的玉米价格政策传闻的预期。

农业新增补贴向粮食等重要农产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主产区倾斜。……不管财力多么紧张,都要确保农业投入只增不减。

他表示,目前农民、相关机构对托市收购的路径依赖严重。政府举棋不定的原因在于,“如果不托市价格可能会跌到非常低的情况,怎么办?但是如果托市,库里的东西怎么办?库存的压力可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时期。”程国强表示。而2014年在棉花、大豆试点的目标价格,执行中操作成本高,也使政府在是否让临储退出、用目标价格替代上难以决断。

事实上,自从去年棉花和大豆实施目标价格补贴改革试点后,就有预言称玉米将成为下一个实施目标价格改革试点的品种。7月10日,农业部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1480号建议答复摘要》中指出,对于玉米、大豆、棉花、油菜籽等品种,要注重发挥市场形成价格的决定性作用。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

在前述论坛上,不少专家学者就托市收购制度如何改革,提出了建议。而对于市场十分关注的下一步玉米临储收购是否会退出,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告诉财新记者,还没有定,仍在研究。

一时间,玉米临时收储政策是否会退出,相关政策将如何进行调整,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各种传闻热炒的背后,实行了6年的玉米临时收储政策走到了十字路口。

农产品定价机制大调整的序幕已经拉开。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坚持市场定价原则,探索推进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与政府补贴脱钩的改革,逐步建立农产品目标价格制度;春节后,国家发改委再次强调了这一改革方向,表示2014年将选择部分品种和地区先行开展试点。

目标价格“升级版”

临储难以为继?

发挥市场的决定性作用

程国强是目标价格制度的主要倡导者之一,即政府不再直接入市收购,而是将目标价格和实际市场价格之间的差价补贴给农民。不过,他7月30日在论坛上坦承,实际操作以后确实比较难,包括农户的面积怎么定?如何规避道德风险?价格下滑以后怎么办?预算约束等等,很多问题。“目前试点一年,我们也在做评估,我估计结果不会很好。因此,我们觉得应该从操作层面、完善层面探清思路。”

“对临时收储,我个人主张应该尽快退出。”7月30日,2015年中国农村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程国强在论坛上如是表态。

2004年,为保护种粮农民利益,我国开始对稻谷和小麦实施最低收购价政策;2008年,针对部分农产品价格下跌和卖难的问题,国家又开始对玉米、大豆、油菜籽等实施临时收储措施。目前,以最低收购价和临时收储为主的价格支持政策,已成为我国补贴支持农业的基础性措施。

为此,程国强抛出了目标价格制度的“升级版”。他表示,这个升级版的核心就是由目前补特定农产品,即针对某个具体农产品的补贴,改为非特定产品,即对所有品种。不管生产者在地上种什么,单位面积所获得的补贴都是一样的。

玉米临时收储政策的实施要回溯至2008年。此前,受连续多年供强需弱的影响,国内玉米价格下行压力不断积累,为稳定市场、解决农民卖玉米难、价格下降等问题,保护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国家决定实施临时收储政策,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和内蒙古执行。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程国强对记者表示,这些举措在保护农民利益、调动农民生产积极性、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等方面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弊端也逐渐凸显。其中最为人诟病的是,政策导致农产品市场扭曲日益严重。

“升级版”不再以价格为补贴的触发水平,只是针对面积进行补贴,单位面积补贴以补偿一定比例的种植平均物化成本为测算基准。补贴只针对法定承包地,补给实际种植者,并可以和现有的直接补贴相衔接。

2008年玉米收购价格为:黑龙江0.74元/斤,吉林0.75元/斤,辽宁和内蒙古0.76元/斤。2014年,相应的数字变为黑龙江1.11元/斤,吉林1.12元/斤,内蒙古、辽宁1.13元/斤。其间,收储价格只涨不降,相比于2008年,2014年的收储价格约高出700元/吨。

由于国家政策性收购掌握的粮源在市场上处于支配地位,使相关农产品价格基本由托市调控政策决定。“粮食等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及市场价格信号被人为扭曲,改变了各类主体的市场预期和经营行为。”程国强说,这一状况若长期持续,将可能出现一些人们不想见到的结果。

他认为,改为非特定产品补贴至少有两个好处。一即可以规避中国承诺的WTO“黄箱补贴”微量允许上限。中国加入WTO时承诺,价格支持、与农产品现期产量、面积等挂钩的直接补贴等对贸易有较大扭曲作用的“黄箱补贴”不得超过产值的8.5%。这既要求根据农业总产值计算不能超过8.5%,也要求单个品种的补贴不能超过该品种产值的8.5%。程国强表示,中国不少农产品,“黄箱补贴”已经没有提升空间,“稍微有增量就会突破天花板”,但从总产值算,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国内玉米收储价格高走,在稳定市场、保证农民收入的同时,近年来,其边际效应逐年递减,负效应日益凸显。

这些结果包括,农产品种植结构失衡、农业上下游和相关产业受损、农产品市场更加敏感脆弱、进口压力激增等,甚至有的农民不再关注市场变化,一旦出现销售困难或价格下滑等问题,即寻求政策保护、追问政府责任,进而衍生社会稳定等问题。

第二,不扭曲市场。农民可以根据市场决定种什么,有助于优化粮油品种结构。不过,政策可以约定一个补贴范围,比如粮食,不能是蔬菜水果这些产品。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宏观经济室主任习银生总结,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带来四大问题,其一是库存压力大,财政负担重;其二是市场扭曲严重,在整个市场低迷的情况下,价格达到历史新高;其三是下游企业受到很大冲击;其四是国内外价格倒挂。

改革势在必行。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农产品价格也在此列。

“对临时收储,我个人主张应该尽快退出,这个玩不下去了。”程国强表示,如果能够在明年将所有的临时收储政策退出来,玉米、大豆、油菜籽、棉花等都退出来的话,就可以考虑实施目标价格补贴“升级版”。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临时收储政策是否需要退出成为了讨论的焦点。

政府并非放手不管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发布于惠民政策,转载请注明出处:断崖式下跌,我国今年将探索建立目标价格制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