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中树起永久的绿色歉碑,三代治沙人在京参

作者: 林业  发布:2020-05-06

“八步沙”事迹亮相国家博物馆 甘肃日报北京讯12月20日,正在国家博物馆展出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迎来了一群特殊的参观者——武威市古浪县八步沙林场的三代治沙人代表。这不是一次普通的参观——因为这次展览,展出了记录八步沙“六老汉”三代人37年如一日坚持治沙改善生态的感人事迹。在展板前,八步沙三代治沙人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合影留念,并向观众讲述了治沙故事。
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地处腾格里沙漠南缘,是郭朝明等“六老汉”于20世纪80年代以联户承包的方式组建的集体林场。40年前,这里风沙肆虐,严重侵蚀着数万亩农田和交通干线。在党中央的号召下,郭朝明等6位年近半百的当地村民积极投身治沙造林、守护家园的伟大事业。37年来,他们祖孙三代扎根荒漠,累计治沙造林21.7万亩,管护封沙育林草47.6万亩,以愚公移山的毅力创造了荒漠变林海的人间奇迹。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将八步沙“六老汉”事迹单独设立展位,通过今昔对比的方式,向观众展示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生态文明建设取得的重大成就。当天,当八步沙三代治沙人代表来到生态文明展位参观时,便被观众团团围住,要求合影留念。他们还现场讲述了37年的治沙历程。观众表示,“六老汉”的治沙事迹感人至深,能够在现场见到治沙英雄非常荣幸。八步沙林场场长郭万刚说:“此次在北京参观展览,我们非常感动,为祖国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到骄傲与自豪。回去后,我们要继续继承发扬老一辈的治沙精神,坚持奋斗,不懈努力,让更多的荒滩变为绿洲。”
12月21日,八步沙治沙英雄还参观了甘肃省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图片展,并在媒体开放日接受了媒体的集中采访。

图片 1

沙漠中树起永恒的绿色丰碑 不畏艰辛,艰苦奋斗

夜幕降临,武威市古浪县土门镇晚归的村民大多会从308省道回家。途中,他们会路过一个叫做八步沙的地方,这里梭梭成林,植被茂密。

八步沙位于古浪县东北边,是腾格里沙漠南缘凸出的一片内陆沙漠。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一片荒芜,一年四季8级以上的大风要刮10多次,沙漠每年以7米多的速度向南推移。由于风沙肆虐,庄稼、道路常常被黄沙埋没,给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严重危害。

事实上,地处腾格里沙漠南部的八步沙,曾是古浪县生态植被最恶劣的地方之一。上世纪80年代,古浪县土门镇6位农民以守护家园为己任,封沙造林、治理沙害,成为八步沙的第一代治沙人。之后,他们三代人用37年时间坚守,诠释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深刻内涵。

“怎么让庄稼不被风沙埋掉?”“怎样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这些,成为那些年当地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

日前,省委省政府决定,授予八步沙林场“六老汉”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集体荣誉称号,号召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以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六老汉”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集体为榜样,大力弘扬“六老汉”三代人治沙造林精神,加快建设我国西北地区重要生态屏障,为同全国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建设幸福美好新甘肃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一年又一年,沙子慢慢埋掉了田地,周边群众被逼上了绝路。

不畏艰辛,艰苦奋斗

梦想,是一切奋斗的起点。

八步沙位于古浪县东北边,是腾格里沙漠南缘凸出的一片内陆沙漠。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一片荒芜,一年四季8级以上的大风要刮10多次,沙漠每年以7米多的速度向南推移。由于风沙肆虐,庄稼、道路常常被黄沙埋没,给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造成了严重危害。

1981年,古浪县对荒漠化土地开发治理试行“政府补贴、个人承包,谁治理、谁拥有”政策,并把八步沙作为试点向社会承包,为无路可走的八步沙人带来了希望。

“怎么让庄稼不被风沙埋掉?”“怎样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这些,成为那些年当地人们议论最多的话题。

可是,治理寸草不生的沙漠谈何容易?

一年又一年,沙子慢慢埋掉了田地,周边群众被逼上了绝路。

这个时候,在土门公社漪泉大队当主任的石满老汉第一个站出来说:“多少年了,都是沙赶着人跑,现在我们得想办法治住它,决不能眼睁睁看着村民让风沙困死,决不能把世代生活的家园让给黄沙。治理风沙,我们共产党员不带头,让谁来干!”

梦想,是一切奋斗的起点。

紧接着,郭朝明和贺发林、罗元奎、程海、张润元几位老汉相继在承包沙漠的合同书上按上了红指印。从此,他们以联户承包方式,组建了八步沙林场,走上了漫漫的治沙路。

1981年,古浪县对荒漠化土地开发治理试行“政府补贴、个人承包,谁治理、谁拥有”政策,并把八步沙作为试点向社会承包,为无路可走的八步沙人带来了希望。

面对一眼望不到头的沙漠,六个老汉节衣缩食,凑钱买树苗,靠一头毛驴,一辆架子车,一个大水桶,几把铁锨,开始了治沙造林。

可是,治理寸草不生的沙漠谈何容易?

刚开始,没有任何治沙经验的六位老汉,只能按“一步一叩首,一苗一瓢水”的土办法栽种树苗,他们头顶烈日,脚踩黄沙,整天在沙漠中拼命,干到天黑回到住地,才能动手做一口热乎饭。有时大风一起,风沙刮到锅里碗里,吃到嘴里,牙齿吱吱地响。每逢青黄不接,他们只能在植树时,抽空拔沙葱、打沙米来填饱肚子。几经艰辛,六老汉终于在沙窝窝里种上了近1万亩的树苗。到了第二年春天,树苗成活率竟然达到70%,他们高兴极了。

这个时候,在土门公社漪泉大队当主任的石满老汉第一个站出来说:“多少年了,都是沙赶着人跑,现在我们得想办法治住它,决不能眼睁睁看着村民让风沙困死,决不能把世代生活的家园让给黄沙。治理风沙,我们共产党员不带头,让谁来干!”

没想到,一春一夏过去,几场大风刮过,活过来的树苗连30%都不到。“只要有活的,就说明这个沙能治!”望着所剩无几的树苗,六老汉不仅没有灰心,治沙的信念反而更坚定了。

紧接着,郭朝明和贺发林、罗元奎、程海、张润元几位老汉相继在承包沙漠的合同书上按上了红指印。从此,他们以联户承包方式,组建了八步沙林场,走上了漫漫的治沙路。

就这样,在一次次失败中,六老汉反复摸索着。后来,他们发现在树窝周边埋上麦草就能把沙子固定住,刮风时也能把树苗保住。从此,“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的治沙办法开始在八步沙得到推广。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发布于林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戈壁中树起永久的绿色歉碑,三代治沙人在京参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