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瑙河贫困村56名农民工反哺家乡,贫困村56名农

作者: 农业  发布:2019-07-18

9月底,中原大地秋意已来,绿色还没有散去。在漯河市临颍县郭庄村,一条条整洁通畅的硬化道路延伸至村民家门口,沿路而下,郁郁葱葱的绿树环绕着鱼塘,岸边坐着一排闲来垂钓的乡邻,一群孩子在不远处开阔的文化广场上追逐戏耍着……若不是亲眼所见,很多人都想不到,如今这片为村民提供休闲娱乐之地,去年还是一个垃圾成堆、脏乱不堪的废弃水坑。

成立基金,建广场,盖书屋……

图片 16月9日,江苏省宿迁市泗洪县上塘镇垫湖村,当年“大包干”的参与者孙元兵、苏道永、任楼甫、任茂礼几位老人在“春到上塘”纪念馆内合影。1978年,上塘镇垫湖村在全省率先实行“大包干”,成为“江苏农村改革第一村”。改革开放40年来,垫湖村发生了由赤贫如洗到物阜民丰的巨变。如今,垫湖村有3790人,13个自然村庄全部拆迁,实现100%居住。全村土地实现全部流转,建成高标准农田1.15万亩,发展家庭农场等适度规模经营主体23个。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赵青/摄

图片 2

漯河贫困村56名农民工反哺家乡

满满一群“高富帅”

在一旁围观垂钓的村民告诉记者,这可喜的变化得益于56位外出农民工回报家乡的“文化自觉”。

“把外出打工增长的见识回馈给家乡,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高富帅”这个称呼刚刚出现在郭庄的时候,这个拥有600多人口的中原村庄极少有人知道它的含义。一些上岁数的村民觉得是年轻人在“瞎混”,甚至有邻村人嘲笑说,“又不是当官的,又不是富二代,名字倒响亮”。

一个不谋而合的反哺想法

本报记者 余嘉熙 本报通讯员 苗卉 文/图

今天,所有的嘲笑者都重新认识了“高富帅”。某种程度上,它改写了村庄的面貌,村里修广场、挖鱼塘、建书屋,都有它不可或缺的作用。连村里的孩童都熟悉“高富帅”,他们宣布自己是“高富帅下一代”,或者表示“长大了要当高富帅”。

郭庄村是漯河市临颍县吴集村下辖四个自然村之一,2014年就被列为河南省级贫困村。由于没有什么挣钱的门路,村子里的青年基本以外出打工为业。

图片 3

而当初,“郭庄高富帅”微信群的发起人郭颖杰之所以取这个群名,一方面是觉得“听起来比较洋气”,另一方面,也带着一点自嘲——这里没有人符合“高富帅”的标准。郭庄村是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吴集行政村下辖的一个自然村,有130多户人家。吴集村曾在2014年被定为贫困村。

和父辈一样,学习电焊专业的郭广才2004年从技校毕业后,只身一人南下广州打拼。虽然早早在异地成家立业,老家的青山绿水却一直令辛苦奔波达七年之久的他牵肠挂肚,“过去‘乡下人’三个字是骂人的。现在农村真不一样了,空气好,环境好,我觉得比城市好,适合养老。” 郭广才说,“在外面待时间久了,我发现,和父亲那一辈的农民工不同,我们这代年轻人对于家乡更多的是眷恋,而不是逃离。”

农民工义工小分队用捐赠的资金,为村民修建爱心书屋。

最初,郭颖杰建群只是想找人拉拉家常,听听乡音。他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只在春节和村里办红白喜事的日子回家。在整个国家的城市化进程中,像他这类年轻人的路径就是告别农村外出打工。因此,和大多数村庄没有什么不同,郭庄日益安静,日渐老去。

和郭广才一样,在外打拼的村民郭建成从北京又辗转到甘肃搞起了农业种植。走出家门的六年里,他有时会忍不住跟朋友们念叨离家太远了,“其实现在当个农村人挺好的,田间地头没那么大压力。而且是自己生活过的地方,有记忆、有乡愁。不是有句话叫落叶归根么?”

9月底,中原大地秋意已来,绿色还没有散去。在漯河市临颍县郭庄村,一条条整洁通畅的硬化道路延伸至村民家门口,沿路而下,郁郁葱葱的绿树环绕着鱼塘,岸边坐着一排闲来垂钓的乡邻,一群孩子在不远处开阔的文化广场上追逐戏耍着……若不是亲眼所见,很多人都想不到,如今这片为村民提供休闲娱乐之地,去年还是一个垃圾成堆、脏乱不堪的废弃水坑。

郭颖杰把自己的发小拉到微信群里。他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少年时代在水塘抓鱼或在田里偷瓜的往事。他们分享赚钱的机会,吐槽打工的委屈,提示遇到黑心老板的应对方法。群里也会张贴人们从外地见到的豪宅和豪车的照片,聊天聊到兴起时,有人会吹牛要盖豪宅,要“给长城铺瓷砖”,要“给珠穆朗玛修电梯”。

“可能是心理上的贴近感,我们几乎是同时有这个想法的。” 郭建成告诉记者,一个名为“郭庄高富帅文明和谐群”的微信群,原本是外出务工青年日常交流、谈心和缓解思乡之情的通讯工具。郭广才、郭建成加入了之后,这个群变成了回乡反哺建设新农村的交流群。

在一旁围观垂钓的村民告诉《工人日报》记者,这可喜的变化得益于56位外出农民工回报家乡的“文化自觉”。

但话题绕来绕去,总是会落到郭庄的现状。这样的时刻人们总是面上无光。面对村庄坑坑洼洼的道路和遍地的垃圾,人们就不说话了,群里会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种来自乡亲邻里的期待

一个不谋而合的反哺想法

一年里的多数时候,在郭庄能够见到的青壮年男性不超过5人。年轻人大都在“郭庄高富帅”群里,群成员61人,最小的20岁,最大的40多岁。

从为村里修建了文化娱乐广场开始,凭着一股对家乡的热爱,河南漯河市临颍县皇帝庙乡郭庄村这56位外出务工青年不仅为家乡建起了文化娱乐场所,还义务劳动把旧瓦房改造成了图书室,让村里孩子有读书的地方,让他们多读书、读好书。

郭庄村是漯河市临颍县吴集村下辖四个自然村之一,2014年就被列为河南省级贫困村。由于没有什么挣钱的门路,村子里的青年基本以外出打工为业。

群里有两名理发师、3个电工、3个快递员、5个建筑工人,还有保安、医生、教师、销售员……这些人在东北和华南架过桥修过路,在西北开过工厂。国家经济的每一次潮涨潮落,从这些人的履历里都能找到痕迹。

“当初给微信群起了这个名字,是出于一种调侃,可没想到后来乡邻们都叫顺口了,这竟然就成了我们的代号。”群主郭栓柱明白,这是乡亲邻里对他们这些外出打工者的期待和认可。

和父辈一样,学习电焊专业的郭广才2004年从技校毕业后,只身一人南下广州打拼。虽然早早在异地成家立业,老家的青山绿水却一直令辛苦奔波达七年之久的他牵肠挂肚,“过去‘乡下人’三个字是骂人的。现在农村真不一样了,空气好,环境好,我觉得比城市好,适合养老。” 郭广才说,“在外面待时间久了,我发现,和父亲那一辈的农民工不同,我们这代年轻人对于家乡更多的是眷恋,而不是逃离。”

“大家在外谋生,挣的是辛苦钱,但是这帮小伙子一心想着为村里做点贡献。一说起为老家做点事儿,热情都很高。”在漯河市临颍县吴集村党支部书记张广超眼里,他们已然成了村民心里的榜样和带头人。“尤其是外出打工多了,村里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幼。村里需要这些脑子活、见过世面又有想法的年轻人多关注,支持家乡发展。”张广超也十分支持这些年轻人为家乡建设出谋划策。

和郭广才一样,在外打拼的村民郭建成从北京又辗转到甘肃搞起了农业种植。走出家门的六年里,他有时会忍不住跟朋友们念叨离家太远了,“其实现在当个农村人挺好的,田间地头没那么大压力。而且是自己生活过的地方,有记忆、有乡愁。不是有句话叫落叶归根么?”

跟他的名字一样,37岁的群主“郭栓柱”是郭庄“拴住”的少数年轻人之一。

“出力不在大小,都是对家乡的心意。”2016年年初,有人在群里提议,“我们在外打工见识了不少好的做法,是不是也能为家乡做点什么,把好的做法也带回乡?比如成立个小基金,集中力量给村里办些事。”

“可能是心理上的贴近感,我们几乎是同时有这个想法的。” 郭建成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一个名为“郭庄高富帅文明和谐群”的微信群,原本是外出务工青年日常交流、谈心和缓解思乡之情的通讯工具。郭广才、郭建成加入了之后,这个群变成了回乡反哺建设新农村的交流群。

因为要照顾家里的老人,他一直没有出去打工,也因此被选为群主。

这个建议刚提出来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和支持。从那之后,大家都自觉自愿地把“捐款”以红包的形式发到群里,起初每人每天捐5角,后来变成了每人10元,时间不长就累计到了3万元。而“一人少吸一盒烟,拿这钱为老家做贡献”也成了大家的口头禅。

一种来自乡亲邻里的期待

他怀念小时候村子热闹的样子,家家户户都开着门,今天到这家吃饭,明天到那家打牌。而现在,村里总是静悄悄的,“站在村子这头,一眼就能望到那头,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我们的账目上捐钱和支出都有明细记录,必须落实到账,公布在群。”在漯河市开文具店的郭照杰有一些管理经验,他负责管理财务。一年多下来,他记下的四个账本,“这都是大家辛苦挣来的血汗钱, 每一分每一角我都会好好记下来,定期向大家公布。”

从为村里修建了文化娱乐广场开始,凭着一股对家乡的热爱,河南漯河市临颍县皇帝庙乡郭庄村这56位外出务工青年不仅为家乡建起了文化娱乐场所,还义务劳动把旧瓦房改造成了图书室,让村里孩子有读书的地方,让他们多读书、读好书。

国家正在经历“扶贫攻坚战”,郭庄的很多公共区域都刷上了扶贫标语。2016年的一天,郭栓柱在群里提议,与其等着“国家”拨款扶贫,不如自己努力脱贫,让村子有点变化。

一股为家乡做贡献的聚力

“当初给微信群起了这个名字,是出于一种调侃,可没想到后来乡邻们都叫顺口了,这竟然就成了我们的代号。”群主郭栓柱明白,这是乡亲邻里对他们这些外出打工者的期待和认可。

他的想法跟少数人交流过,觉得可行才在群里提议。但对他的提议,很多人在群里没有表态。有人告诉他,担心万一办不成事情被人笑话。

资金一分一分地积攒了起来,把钱用在合适的地方很重要。2016年,吴集村修建文化广场的扶贫项目开始实施,由于一时找不到可利用场地,群友们主动请缨,又捐了2万多元,把一处水坑填平,把广场修建完成,同时还把村里一个荒废的鱼塘给改造利用起来。如今,这里成为了村民日常娱乐的休闲场地。

“大家在外谋生,挣的是辛苦钱,但是这帮小伙子一心想着为村里做点贡献。一说起为老家做点事儿,热情都很高。”在漯河市临颍县吴集村党支部书记张广超眼里,他们已然成了村民心里的榜样和带头人。“尤其是外出打工多了,村里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幼。村里需要这些脑子活、见过世面又有想法的年轻人多关注,支持家乡发展。”张广超也十分支持这些年轻人为家乡建设出谋划策。

郭栓柱干脆拟出了一个文字版的细则。比如,他希望大家为老家捐款,细则里就写清楚怎么捐款、怎么记账、怎么使用,还把村里有威望的人拉到群里撑场面。在漯河市开文具店的郭照杰负责记账。

在福建厦门打工的郭晓东对群里通报的村里大小事都格外上心。每次捐款,他都非常踊跃:“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在外打工时间越长,对故乡的感情就越深,想为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让家乡发生一些好的变化。”

“出力不在大小,都是对家乡的心意。”2016年年初,有人在群里提议,“我们在外打工见识了不少好的做法,是不是也能为家乡做点什么,把好的做法也带回乡?比如成立个小基金,集中力量给村里办些事。”

他们定好规矩,每人每天省出5角钱——就是一根烟的钱,为了让人不至于省吃俭用。后来,为了减轻记账的压力,改为按月捐款,每月捐10元。这些捐款的用途是,逢年过节时,买点米面油,送给村里的孤寡老人。

看到村子里留守儿童放学了回到家没事干,这56位农民工又有了新主意,把村里的三间破瓦屋改建成书屋,重新刷墙,布置桌椅板凳,换上新电线,还邀请了村里退休老教师为学生们辅导功课。

这个建议刚提出来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和支持。从那之后,大家都自觉自愿地把“捐款”以红包的形式发到群里,起初每人每天捐5角,后来变成了每人10元,时间不长就累计到了3万元。而“一人少吸一盒烟,拿这钱为老家做贡献”也成了大家的口头禅。

这一年年底,郭栓柱琢磨着“给村子整点儿不一样的”。看着村里人越来越少,很多人过年都不回家,他觉得没有年味儿,村子“光秃秃的”,他在群里提议全村聚餐,大家纷纷响应。他们用大红灯笼和展板把村里布置得喜气洋洋,全村男女老少五代人聚到一起吃饭,拍大合影,每人交费100元,60岁以上老人免费。 外村人到这里走亲戚见到,也纷纷表示羡慕,认为有过年的气氛。

就在上周,漯河职业技术学院的李老师听闻此事后,还专门来到村子里给这个书屋捐赠了100多本课外书,孩子们都很开心。

“我们的账目上捐钱和支出都有明细记录,必须落实到账,公布在群。”在漯河市开文具店的郭照杰有一些管理经验,他负责管理财务。一年多下来,他记下的四个账本,“这都是大家辛苦挣来的血汗钱, 每一分每一角我都会好好记下来,定期向大家公布。”

这种聚餐,起初还有人嫌贵,但等到下一个春节的聚餐,全村人基本到齐了,甚至有外村人愿意出200元想要参加,但被拒绝了,理由是“姓郭才能参加”。郭栓柱解释:“这件事本身不重要,但要让郭庄村的人有意义感和自豪感。”

在村支书和驻村第一书记的支持下,微信群里在漯河市和县城打工的农民工还定期到贫困户家中义务劳动。“现在,家乡一旦有什么事,只要在群里一喊,大家伙都动员自己留守在家的亲友出来帮着干,而且捐钱的热情也比以前高涨。”看着大家越来越抱团,群主郭栓柱慨叹道,“刚开始有人不理解,但看到了大家的付出让村里也渐渐变好了,我们得到了更多的认可。”

一股为家乡做贡献的聚力

第一次聚餐时,郭栓柱和同桌人商量“想整个大的,搞出名堂来,让老少爷们刮目相看”。

让他们更加欣喜的是,驻村干部已经联系对接好,年底就能为文化广场配置一批健身器材;书屋也已布置好,再添几套桌椅,不出一周就能投入使用,让孩子们在书屋里安心学习。村容村貌有了改变,也有更多外出务工的青年人希望加入。发稿前,郭栓柱告诉记者,在北京一工地上打工的郭申伟听到家人说起这些变化,也主动要求加入到群里,想为故乡的建设献一份绵薄之力。

资金一分一分地积攒了起来,把钱用在合适的地方很重要。2016年,吴集村修建文化广场的扶贫项目开始实施,由于一时找不到可利用场地,群友们主动请缨,又捐了2万多元,把一处水坑填平,把广场修建完成,同时还把村里一个荒废的鱼塘给改造利用起来。如今,这里成为了村民日常娱乐的休闲场地。

他们最后决定给村子修广场、鱼塘和书屋。他记得,一个当了十几年建筑工人的村民当场表示,自己要回来出力。

“我们吴集村还有另外三个自然村,郭庄的这个群目前作为试点群,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效,接下来我们会在其他村子里推广。”张广超说,一说到农民工,大家就会想着是弱者,但是郭庄村的这些小伙子绝对是精神上的强者。“这些力量凝聚起来,给我们村带来了很多精神上的变化。”郭栓柱说:“把外出打工增长的见识回馈给家乡,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在福建厦门打工的郭晓东对群里通报的村里大小事都格外上心。每次捐款,他都非常踊跃:“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在外打工时间越长,对故乡的感情就越深,想为家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让家乡发生一些好的变化。”

修书屋是“郭庄高富帅”群里最快通过的方案,因为大家都很关心下一代的教育问题。另一位在外地打工的村民郭阳阳说,工友们聊得最多的就是孩子。有人跟家里打完电话后沉着脸抽闷烟,“不用问都知道,家里孩子又闯祸了。”很多人选择在孩子大了后回家种地,因为不想孩子成为留守儿童,哪怕一年要少挣几万元。

本文由澳门新匍京娱乐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多瑙河贫困村56名农民工反哺家乡,贫困村56名农

关键词: